新华网评:“空中课堂”不能只停留在“空中”

原标题:新华网评:“空中课堂”不能只停留在“空中”

  “众志成城防控疫情”系列网评之193:

  陈一帆

 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让传统线下授课模式难施拳脚。根据有关方面“停课不停学”要求,各地纷纷组织线上授课模式,“空中课堂”成为此次特殊时期教学工作主力军。但在广大农村地区,“空中课堂”普及水平远差于城市地区。

  西部某县教科局统计数据显示,疫情期间,整个县城初、高中学段未能在线学习人数占各自总人数一半左右。记者在一些乡村调研发现,由于处于农忙、复工季,许多家长无暇监督孩子按时上网课,孩子自觉性不足,“有课而不上”的情况突出。

  造成“空中课堂”在有的地方农村推行效果不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一所偏远山区小学教师说,山区网络信号差,不少学生无法收看“空中课堂”;有的家长文化水平不高,对网上教育认识不足;学生本身没有养成网上学习习惯;村屯学校教师年龄普遍较高,对于网络教学操作不熟练等。

  记者调研发现,“空中课堂”在有的农村实施情况跟踪调研评估不到位。被问到“空中课堂”在农村推行效果如何时,某县教科局局长回答,“还没到农村调研,不清楚情况。”不到一线调研,不了解一线情况,如何提高“空中课堂”覆盖面和教学质量

  “空中课堂”的出现,保障了学生在疫情期间的有效复学,让广大农村孩子能获得优质教育资源的体验,也让不少乡村学校老师趁着网络课程共享的机会,学习到优秀教师的教学技巧。

  但“空中课堂”这面“双面镜”也揭露出教育资源在城市和农村的巨大差异。有关方面应加强农村地区电视、手机信号覆盖,并对农村学生硬件使用情况进行排查。在疫情风险低的地方采取小范围互助学习组的形式进行自主学习,组织有一定文化水平的党员干部作为临时家长,督促学生学习。

  “空中课堂”在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的落实事关教育扶贫效果,各级政府要把它摆在突出位置来考虑,细化措施,把工作做实做细,切实让广大家长和学生满意。

  

(责任编辑:DF529)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